Tag Archives: 瓷器

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带火的瓷器修补技艺,与锯瓷有何不同?

——金缮,实际金缮跟小编前几天写的锯瓷非常像,二者都是修补,让器物恢复完整,但二者又不同。

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带火的瓷器修补技艺,与锯瓷有何不同?

锯瓷因为要用到铆钉,所以一定要在器身上钻两个孔才行,这本身也是对瓷器的破坏,但金缮修复的一个大原则是最大程度保证完整性,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对器物造成二次伤害,所以碎掉的部分尽量都找回来。

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带火的瓷器修补技艺,与锯瓷有何不同?

金缮是以大漆作为粘合剂,将碎片粘合,以金粉、金箔修之缮之,让破旧的器物得以重新焕彩,得以再次亭亭耀目。

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带火的瓷器修补技艺,与锯瓷有何不同?

老旧而破碎的器物经过金缮,沉闷黯淡之上,多了一层耀眼的光华,宛若重生。

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带火的瓷器修补技艺,与锯瓷有何不同?

金缮,本源于中国的描金漆艺,却是在日本被发扬起来。有人说,日本的侘寂美学催生了金缮这样一种独一的美学工艺,不以残破为陋,反以为美。在残破之中,生命的物哀、自然的声息,被呈现得婉转、曲折又绵密悠长。而在中国,则有物尽其用,择其弊处而缮之之意。

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带火的瓷器修补技艺,与锯瓷有何不同?

在南宋之时,有一只来自龙泉窑的碗东渡到江户时代的日本,被当作国宝珍藏。到了日本室町时代,碗被掌权的大将军足利义政得到。

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带火的瓷器修补技艺,与锯瓷有何不同?

足利将军十分喜爱,却因流传时间久远,碗底还是出了裂隙。足利便专门派遣使者携带此碗来到我国,、恳请大明朝的皇帝照原样再赐一个,可是遍访民间各窑,已仿不出如此釉色的物件,只好命工匠将碗用金缮修复,带回日本。

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带火的瓷器修补技艺,与锯瓷有何不同?

金缮工序:

① 将碎裂的瓷器用天然大漆来黏合碎片或填充缺口

② 放置数天阴干后打磨平整

③ 在漆上施以金粉或金箔进行装饰

④ 抛光完成

修复周期大约需要20天以上,让破碎的物品在复原的基础之上,有了一种残缺的线条美。

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带火的瓷器修补技艺,与锯瓷有何不同?

金缮,不止于修缮完复,更是尽善,尽美。

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带火的瓷器修补技艺,与锯瓷有何不同?

比起修复器物本身更重要的是,修复人心。如果它对物主有情感上的意义,价值就无法估量。当真爱着这器物时,当它出现伤痕,怎会弃之不顾,反而是倍生怜惜。细细地去用最贵重的物质去修缮,让它恢复往昔模样,碎裂处反而愈加流光溢彩。

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带火的瓷器修补技艺,与锯瓷有何不同?

正与现代人身上的一份浮躁成了反差的对比,物件坏了就弃之不顾趁早换新,发现恋人的缺点以分手了之,非得是要得不到的事物才叫完美。

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带火的瓷器修补技艺,与锯瓷有何不同?

小编希望这些古老的技艺都可以传承下来,不要被如今社会过快的生活消磨殆尽。